仰望佛國

文/董自梅   嘉舟麗港酒店行政人事部 


對于一位旅行者來說,真正的震撼不是來自視覺上的震撼,而是當你踏足某一片土地的時候,身心受到感召,靈魂引起共鳴。也許真正的天堂就在我們腳下的這一方凈土。

初次接觸色達是在驢友們拍攝的照片中,陽光穿透湛藍的天空,一排排紅房子,一層層梯田,分布在山巒,身穿紅衣的喇嘛和覺姆神態莊嚴、肅穆。驢友展示的照片不多,但每一張都讓我夢縈魂牽,我記住了照片下標注的地名——色達五明佛學院。


色達3.jpg


也許是前世我在佛前許下心愿,今生約定必須來還愿,所以總是期盼著,牽掛著。計劃了許久,終于在清明節假期踏上了期盼已久的色達之旅,這讓長久以來的夙愿變得觸手可及,難免誠惶誠恐,僅僅只是臆想,那片紅色海洋也似要將人吞沒。色達的美麗并非來自想象,而是自你踏上佛國凈土的一刻起,至始至終洋溢著的溫暖和感動,它就在那里,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清明節一早就從成都出發,14個小時的車程沒感覺到半分疲倦。大致晚上8時才抵達色達縣城。高原的低溫并沒有影響我的心情,隨便找了家當地人開的旅館便住下,為明天的五明佛學院之旅做好充足準備。

第二天一早起來,驚喜地發現外面已經積起厚厚的白雪,山上,街道上,房屋上,白茫茫的一片。第一次走在鋪滿雪的街道上,面對雪山,迎接著冰冷的雪風,讓純凈的白雪任意親吻我的肌膚、頭發。伸出雙手將雪握在手中,感受這場來自佛國的洗禮。有人說旅行無非就是從你活膩了的地方去別人活膩了的地方,這樣的景色對當地人來說可能司空見慣,對于我來說卻是一場生命的華彩。

當我抵達五明佛學院時,雪已經漸漸停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想枯草荒山的被后竟然隱藏著如此浩大的工程。密密麻麻的小紅屋依山而建,一眼望不到邊。尋個好地方,站在山頭,看著腳下的光影搖曳。深吸口氣,閉上雙眼,你會感受到,一草一木,一人一物在這里都是如此真切的存在。

1419340262200029703.jpg

               (枯草荒山的被后竟然隱藏著如此浩大的工程)

1419340305390012896.jpg

              (一排排紅房子,一層層梯田分布在山巒)

我并不是有信仰的人,對佛教的感情遠遠不及看到金銀珠寶來的激動,可那一刻,神圣信仰、神圣的氣場、神秘的精神,我就像被神佛控制住了一樣,虔誠的無與倫比,內心只有一種經歷萬水千山終于超生的情懷。斑駁的紅墻,容不得你去駐足凝望,過往的僧人,也不過年歲里匆匆掠過的浮光夢影。即便近在咫尺,我們也無法讀懂他們的苦難,他們的信仰,正如他們無法理解我們的浮躁與虛妄一般。

佛學院中最為重要的地點之一就是壇城。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來到這里圍著壇城轉圈祈福。三等祈福108圈,二等祈福1080圈,一等祈福10800圈。帶著無比敬畏的心情,沿著臺階走上壇城,眼中的一切讓我陌生卻有依稀熟稔。虔誠信仰的人在這里一轉就是幾年甚至十幾年。身著紅色袈裟的喇嘛是壇城里最鮮活明亮的部分,住著拐杖的老叟,調皮的小孩被佛的力量感召,很自然的加入了祈福的隊伍中。我誠惶誠恐的欺負者,與所有人一起,傳遞這一種永不停息的信仰和智慧。在祥和的酥油燈,濃郁的佛香級悠遠的誦經聲中,我長久地合掌祈福,沉浸其中。


1419340353427046803.jpg


轉完壇城我們一起趕往天葬儀式舉行的地方——尸陀林。天葬,藏語稱為“杜垂杰哇”,意為送尸到葬場,也稱“恰多”。死,對藏民而言并非中介,而是預示著新生,天人走后,回歸于天,不帶走一草一木,不占用一寸土地,這是對自然的尊重與愛護,先人留下的寶貴風俗,依然默默守護著這片凈土毛病時代傳承。就是因為這樣的意識,藏民對死亡的理解就更加深刻,真正走完這一遭,才算一個真正的輪回,一個完整的人生。

走了將近1個多小時的路程才到達尸陀林,此時天葬儀式已經開始了,一位喇嘛正在利索地給腐尸抹油截肢,許多人圍坐在不遠的山坡上,靜悄悄的觀看或是祈禱,為亡者祈禱,許多大型的禿鷲也停落在山的高處,等待那最后的一刻。我站著的位置剛好對著鳳,一陣一陣的鋒利夾雜著腐尸的臭味迎面吹來,即使帶著口罩也能聞到。朋友告訴我,在天葬正式開始時一定要許愿,因為在他們心中禿鷲是把那些逝者的靈魂帶到天上去,如果它聽到了你的禱告也會一并把它帶到天上去,幫你實現。當一切準備好后,一旁蓄勢已久的禿鷲迫不及待地往尸體上撲去,而我也默默地許下心愿,為他們祈禱。


1419340495745001339.jpg


整個儀式完結時,陽光透過厚厚云層灑向了天葬臺,灑向了這座神圣的學院,陽光照在身上,溫暖而祥和,深深呼吸,滿是清新和愜意,一切都那么讓人感動,忍不住伸開雙臂擁抱色達,擁抱佛學院,擁抱這里的一山一水,擁抱喇嘛和酵母。

等到離開時,我忍不住回頭再次仰望這個神圣的學院。泥濘的現世與悲慟的現實都已化為過眼云煙,而濕潤的眼眶卻讓我感受到內心無法割舍的留戀,那些丈量過的路途,只手攀過的雪峰,也許僅僅是讓我們在面對同樣的困境,艱難的抉擇時多了一份豁達與感悟。

別了,心中的色達,別了,難舍的眷戀。

 

 

 

上一篇:瀘沽湖初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