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可克達拉調研日記

文/何碧云  港航青青精品視頻國產投資發展部


1508309268634016378.jpg


今年3月,由于工作原因,我“意外”地踏上了新疆——這片神秘的土地,我們一行六人開啟了此次新疆調研之旅。

這是一個美麗又神秘的區域,在中國“西北偏北”的區域,2000多年前,一個叫張騫的年輕人受命出使中亞古國,把這片廣袤的地區稱作“西域”。19世紀中葉,這里有了一個嶄新的名字 --- 新疆。新疆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是中國五個少數民族自治區之一,是中國陸地面積最大的省級行政區,面積166萬平方公里,占中國國土總面積六分之一。

此次新疆調研目的地是伊犁哈薩克斯坦自治州,伊犁給我的印象,不是塞外江南,也不在自然風光,而是反復出現在近代史上的邊境重鎮。紀曉嵐因泄密得罪乾隆皇帝,被發配到伊犁軍前效力,結果幾年后吃得很肥地回到京城;林則徐禁煙失敗,流放伊犁,修渠屯田;左宗棠督撫北疆,一戰成名,從沙俄手中收回伊犁地區;解放后,新疆建設兵團的故事,更是伊犁河畔邊疆的美麗傳說。

而我的新疆可克達拉調研日記要從駐扎伊犁的新疆建設兵團第四師說起——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地處天山西部北坡山區,位于伊犁河谷,東起天山那拉提,北東南三面環山,西與哈薩克斯坦共和國接壤,總面積6641平方千米,是塞外邊陲伊犁河谷屯墾戍邊的先驅者和開拓者,也是歷史上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通道,現在是第二座“亞歐大陸橋”的必經之地,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可克達拉市是2015年3月18日新疆建設兵團第四師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成立的一座新城市,蒙古語、維吾爾語、哈薩克語中,“可克達拉”是“綠色的原野”的意思,距離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首府伊寧市僅23公里。


1508309849355022505.jpg


新疆的城市都有著自己的故事,可克達拉市的浪漫故事來自一首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教材、被譽為“東方小夜曲”的《草原之夜》。“美麗的夜色多沉靜,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聲,想給遠方的姑娘寫封信,可惜沒有郵遞員來傳情……”這首歌用一種憂傷、婉轉、抒情的魅力傳遞給聽者草原上兵團戰士與新疆多民族親密團結的感情。半個世紀前,八一電影制片廠紀錄片導演張加毅在可克達拉農場(后改名兵團四師64團)拍攝了一部大型彩色紀錄片《綠色的原野》,作為國慶10周年獻禮片,《草原之夜》是該片的主題歌。隨著影片在全國各地的公映,《草原之夜》迅速風靡神州,以前在地圖上都很難找到的邊境小農場—可克達拉,也因此在一夜之間廣為人知。由于《草原之夜》的傳唱,如今的可克達拉,已成為新疆邊境線上一顆璀璨的明珠。


1508309906906072890.jpg


人們常說,“不到新疆不知中國之大,不去伊犁不知新疆之美。”兩天的調研行程總共920公里,也只考察了可克達拉市周邊的部分旅游資源:61團的乎爾賽景區、63團的土庫爾汗鐵木爾麻札、64團的沙漠水庫、66團已建成的可克達拉市以及78團場的喀拉峻景區,每晚21:00回到駐地開始晚飯也沒辦法再多走一個兵團,新疆之大,中國之大,因為有荒蕪的留白,感受則更覺深刻。

伊犁最美的季節是5月至8月,現在3月中旬,行路兩旁的楊樹及草地還是光禿禿的,是北方常見的荒涼美,行走在高速上,偶爾能看到樹枝上冒出頭兒來的嫩綠小葉牙兒,雖然還看沒到伊犁最美的樣子,最美的新疆還停留在自己心里,對于旅游資源考察來說,卻是很好的時節,這樣才能專心考慮項目區位、交通、自然基本情況及建設條件等問題。

對于新疆,對于伊犁,對于可克達拉,短短的2天,于我并沒有暴力恐怖案件報道的偏見,而是清晨的陽光灑在樸素可愛的人們的笑臉,是黃昏金色的余暉照在那條混合著烤包子、烤羊肉串香味的街道,是《草原之夜》歌聲中兵團與民族同胞共同建設邊疆的熱情。調研中遇到當地百姓,無論維吾爾族,哈薩克族,都是充滿淳樸與純真的氣息。這幾年,因為調研項目,走了許多路,翻了多座山,面對自然,發現人類的渺小,了解到很多的隔閡與不解,其實只是源于傳聞,沒有親自的到達,永遠都會有偏見。

新疆的神秘、博大、歷史、文化與包容都無法用語言、文字全部真實地展現出它的美麗與厚重。一個“沒有橋的西大橋,沒有漢人的漢人街,沒有花的花城,沒有猴子的花果山”的地方,都等你來看看。